业绩意外变脸、机构撬板出货 东方日升错失大好形势

  业绩意外变脸,机构撬板出货,东方日升错失大好形势

来源: 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

2月1日跌停,2月2日暴跌16.49%,颓势短期恐怕难以挽回。

作者|川扇假

排版|十   一

去年以来,光伏产业成为市场追捧对象,一方面是政策扶持带来的增长预期,另一方面2020年全国光伏新增装机量超出市场预期的40GW,出现了明显的恢复性增长。

作为光伏行业龙头之一的东方日升,也受益于行业景气股价在2020年翻番,而在今年1月却开始显露颓势。近日东方日升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在行业向好情况下反而预计业绩同向下降,暴雷的业绩不仅导致东方日升股价跌停,更使其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中止。

四季度业绩变脸

1月30日,东方日升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6亿元至2.4亿元,同比下降75.35%至83.57%。在2月1日,东方日升补充公告了更多数据内容,预计公司2020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4亿元至-0.6亿元。

因业绩下滑影响,东方日升2月1日股票开盘直接封死跌停板,2月2日几近跌停开盘。东方日升主要亏损来自于2020年四季度,据东方日升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约6.5亿元,扣非净利润3.5亿元,也就是说,东方日升在2020年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4亿多元。

正是这份不正常的业绩亏损,让东方日升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分析说明第四季度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相关收入成本核算是否准确,业绩变动的不利因素是否已消除,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

业绩的亏损不仅导致东方日升的股价暴跌,也导致公司可转债上市被中止。东方日升公告表示,发行总额为33亿元的“日升转债”,由于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亏损,该财务指标可能导致其不符合可转债发行上市条件,于是决定中止此次可转债上市。

布局落后同行

对于业绩在2020年四季度大幅下滑,东方日升从光伏产品毛利率下降、汇兑损失、非经常性损益增加等三方面对业绩滑坡作出了解释。

毛利率方面,公司表示虽然2020年光伏电池片及组件产量增加、相关光伏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增加,但由于受组件上游主要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及组件销售价格下降的双重影响,光伏产品的销售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尤其进入第四季度,组件销售平均毛利率较前三季度下降约13%-15%,对营业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4.5-5.4亿元。

在汇兑损失方面,受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影响,东方日升的外币货币性项目折算产生汇兑损失,计入财务费用的汇兑损失金额约为0.9-1.2亿元。在非经常性损益方面,东方日升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亿元,主要为公司所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上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5亿元。

有意思的是,与其它光伏龙头隆基股份、天合光能相比,东方日升的股价走势在2020年四季度反而是最强的,然而隆基股份和天合光能近期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均有50%以上增长。

即使光伏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遭遇原材料价格上涨,但显然各公司的盈利结果是不同的。

东方日升虽然对外公布拥有硅片、电池、组件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链布局,但2020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业务是公司核心主业,营收占比达到80.13%,其次是光伏电池封装胶膜(EVA等),营收占比只有8.94%,而硅片业务并未出现在公司主营收入构成中。

在2020年下半年,东方日升才开始进入硅片产业,通过下属全资子公司向盾安光伏收购聚光硅业100%股权。而聚光硅业规划多晶硅总产能为1.2万吨,但目前还处于产能爬坡阶段,虽然新布局的多晶硅业务将为东方日升带来新的增长点,但于当下的业绩并无助力。

而电池业务也是东方日升可转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用于高效异质结电池及高效组件的生产,但随着可转债的取消,也使得东方日升在电池领域的布局再度落后。

随着光伏市场竞争格局高度集中化,头部组件企业开始纷纷加码垂直一体化。东方日升由于硅片和电池业务刚刚起步,也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进而被其它公司挤压了组件市场份额。

2019年年报显示,东方日升的太阳能组件毛利率为18.85%,而隆基股份2019年年报显示,太阳能组件毛利率为25.18%,另外硅片业务毛利率为32.18%,占公司营收比例达到39.25%。

因为对硅片和电池业务的布局落后,使得东方日升在2020年的市场竞争中进一步落后,四季度的表现或源于此。

机构是否依然看好?

即使东方日升的业绩暴雷,但其依然得到机构的支持,在2月1日的龙虎榜数据中,跌停的东方日升仍显示出前五位买入金额远高于卖出金额,三个机构专用席位就买入4419万元。

东方日升作为机构重仓股,此前被数十家基金重仓,其中不乏2020年股票型基金冠军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其已经成为东方日升第三大股东,而东方日升2020年全年110%的涨幅,也为这些基金带来丰厚收益。

2020年3季报显示,汇丰晋信低碳先锋持有东方日升1735.48万股,持仓占比9.70%,为其第一大重仓股。但在四季度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对东方日升的持股数量有所增加,而仓位比例却开始下降。

在东方日升前十大股东中,不乏平安基金与高毅资产等公募和私募基金,此外红塔资产、中信银行、中信信托等也出现在东方日升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

虽然在东方日升业绩暴雷、股价暴跌中,仍然有机构积极为其护盘,但这些机构是真看好东方日升前途而积极投资,还是释放烟雾弹?只有等到年报结果公布时,才会一探究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ob体育下载网站_点击进入 » 业绩意外变脸、机构撬板出货 东方日升错失大好形势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