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和字节掐架之际,阿里巴巴低调了起来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舷歌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字节跳动告腾讯垄断,腾讯反告字节跳动违法侵权。在腾讯与字节再次开打之时,阿里巴巴于2021年2月2日晚公布了2021财年第三季度(2020年10-12月)的财报。

这份财报中核心需要关注的点如下:

营收与净利润均超市场预期。

零售凶猛——受今年双11售卖周期延长以及营销活动节点增多影响,包含淘系电商以及盒马、银泰在内的中国零售业务收入本季度增长强劲;特别是,本季度阿里巴巴完成对高鑫零售(大润发、欧尚超市的母公司)的收购,自10月份开始实现并表,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提高了整体的营收水平。

跨境零售业务、菜鸟网络收入大增。

以饿了么为主的本地生活业务增速低于大盘。

阿里云在历史上第一次扭亏为盈(以经调整EBITA为标准)。

阿里文娱收入同比仅增长1%,是集团各分部业务中增速最低板块,但其实现了大幅减亏。

经历了2020年的波折,蚂蚁带来的大起大落,阿里巴巴接下来如何行走江湖?过往即序章,财报的数字里或许隐藏着这个巨无霸或主动、或被动地正在发生的微妙变化。

整体上看,财报是超预期的:

财报显示,阿里巴巴本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21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9%,超过分析师预期的2143.8亿元;公司Non-GAAP下净利润为592.07亿元人民币,经调整EBITA为612.53亿元,经调整EBITA率为28%,均超过市场预期。

具体来看:

收入组成方面,阿里巴巴本季度核心商业收入达到1955.4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38.2%,占总收入比例达到89%。

这主要是因为今年双11售卖周期延长以及营销活动节点增多影响,包含淘系电商以及盒马、银泰在内的中国零售业务收入本季度增长强劲,达到153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

而另一方面,阿里巴巴完成了对高鑫零售的收购,自10月份开始实现并表,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提高了公司的营收水平。随着天猫超市、盒马以及高鑫零售等直营业务的增长,阿里巴巴直营业务收入比例持续提升。

不过自营业务占比持续提升导致了毛利水平有所下降,盈利能力方面,阿里巴巴本季度取得毛利润998.2亿元人民币,毛利率为45.1%,较去年同期的47.8%略有下降。本季度经调整EBITA为612.5亿元人民币,经调整EBITA ratio为27.7%,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在中国零售业务之外,以Lazard和Trendyol为主的跨境零售业务同样贡献了较大的收入增长,本季度收入达到10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7%;而菜鸟网络本季度营业收入达到113.6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增51%。

以饿了么为主的本地生活业务表现平平,取得营业收入83.5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增长10%,远低于大盘增速。

而在核心商业之外,阿里云本季度保持高速增长,在经历了漫长的投入期后,在本季度终于实现打平,取得161.1亿元人民币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0%,经调整EBITA为2400万人民币,成为既核心商业外新的盈利点。

阿里文娱本季度录得收入80.8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增长1%,为阿里集团各分部业务中增速最低板块。不过,虽然在收入端增长乏力,但在成本侧却实现了大幅减亏。本季度调整后EBITA为负13.9亿元人民币,相比较去年同期的负34.0亿元人民币大幅收窄。

在用户数方面,本季度阿里巴巴年度活跃买家数为7.79亿,相比上个季度净增加2200万,为2020年单季度环比净增加最高;截止12月末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MAU)则达到9.02亿,相比9月末净增加2100万。

尽管阿里巴巴度交出了一份相当稳健的财务报告,但其股价在当天交易日仍然呈现下跌趋势,并最终报收于254.5美元,下跌3.85%。受到蚂蚁集团IPO暂缓以及遭受反垄断调查影响,阿里股价已经从11月27日最高点319.32美元回调到了目前260美元上下,公司市值也从超过8500亿美元下降到目前7000亿美元上下(截止2月2日收盘约为6880亿美元)。

反观腾讯,在过去两个月时间里,股价则呈现一路上扬的态势,涨幅超过20%(根据腾讯2020年10月末股价计算),市值目前也达到近70000亿港元,约合9000亿美元市值,超过阿里2000亿美元。

对于两家超7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而言,股价阶段性的高低并不能反映出太多公司经营层面的优劣,但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能体现出资本市场对于两家公司的态度。

最近三个月,无论是美股还是港股均走出一轮牛市的情况下,阿里巴巴的股价却反其道而行呈现持续阴跌的态势。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资本侦探」,对于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使得资本市场对阿里产生了较大的负面情绪并形成了踩踏效应,二级市场投资人通过资本抽离来对抗市场不确定性风险。

除了在政策性风险之外,阿里巴巴在业务层面持续快速增长以及创新能力,同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资本市场的态度。阿里巴巴的多个业务线正在面临竞争。

比如电商板块,电商三巨头过去三个季度披露的业绩报告显示(京东、拼多多目前尚未公布四季度业绩报告,因此对比前三季度数据),拼多多和京东的单季度活跃买家数环比净增加均高于淘系电商,而根据三家公司财报披露口径显示,用户增长主要来源于下沉市场。

不过,淘系电商在本季度年度活跃买家数环比净增加超过2200万,为2020年单季度最高。

而本地生活板块,美团外卖业务在2020年三季度营业收入206.9亿元人民币,是饿了么三季度营业收入的2.34倍,根据Trustdata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业务市场份额已经接近70%。

阿里云业务作为阿里系新的增长引擎,无论在市场份额还是增速方面均表现突出,但考虑到目前其整体规模占大盘收入比例不足10%(仅为7%),目前对于拉动阿里整体业务的增长仍然有限。

反观腾讯,其最核心的游戏业务,尽管有网易、完美世界等老对手以及像字节跳动等新对手出现,但基本上对于腾讯的基本盘造不成直接威胁。

另外,在微信十周年之际,微信推出8.0版本以及视频号定位的更加清晰,也使得市场对于微信视频号业务进行重估。根据小摩报告分析,微信视频号未来商业化模式的逐渐清晰,至少将给腾讯集团带来1100亿美元市值的提升空间。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阿里巴巴现阶段的确遭遇到了市场情绪以及业务竞争的压力,但其基本盘还是稳定的,新增长引擎也在持续加热状态,而在不知不觉中,一直是充满活力、橙色阳光、狼性十足的阿里似乎也开始收敛锋芒。

顺境所以生人,逆境所以自生。一份财报是瞬间的数字切面,自然无法定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市场是否过于高估或者过于低估,在经济的大舞台上,这个经济体还是必需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ob体育下载网站_点击进入 » 腾讯和字节掐架之际,阿里巴巴低调了起来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