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8亿收购计划搁浅又遭问询 展鹏科技转型路在何方?

原标题:近8亿收购计划搁浅又遭问询 展鹏科技转型路在何方? 

《投资者网》王柱力

1月16日,展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3488.SH;下称“展鹏科技”)发布公告,终止与伯坦科技的重组计划。

2020年7月,该公司公告称,拟收购伯坦科技全部股权,为完成收购,展鹏科技拟发行不超过8776万股,募集资金约4.7亿元。然而,这次收购因伯坦科技财务状况存在变数,致使标的估值难以确定,最终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导致收购最终流产。

为进军换电式电动车市场做准备,展鹏科技去年还与开沃集团、东风有限等多家企业达成合作,欲在换电网络方面实现突破。然而,今年初的伯坦科技收购终止后,短时间内公司能否搭乘换电式电动车风口,还有待观察。

风口上的“变数”

此次,对伯坦科技的收购搁浅,对展鹏科技在电动车赛道上的转型影响不小。

展鹏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梯部件生产的企业,产品主要应用于电梯门机和层门装置,二者营收占比分别达约53%和47%。公司核心竞争力是变频控制技术,该技术可实现电梯一体化控制,提升运营效率,保障使用安全。

公司虽在电梯领域已获得相对优势,但毕竟不是当下风口所在,故又将目光投向了电动车领域,而伯坦科技正是个中风头正劲的公司之一,因其关联了电动车风口最前沿概念,即“换电式电动车”。

伯坦科技主要靠给大客户供货生存。东风汽车、重庆力帆、海南澎湃电能都是其倚重的大客户,2019年,伯坦科技销售给东风汽车约1.13亿元的电动车零件,占比42.81%,同期对广州中力天呈、杭州泰宏的销售占比仅分别约为9.49%、7.14%。在此情形下,一旦大客户自身发生巨变,伯坦科技难免遭受池鱼之殃。

2020年11月,展鹏科技发现,伯坦科技对其第一大客户东风汽车有大额逾期应收账款。东风汽车受疫情影响销量不佳,也连累了伯坦科技的回款。东风汽车2019年欠下约1.2亿元账款,去年全年伯坦科技仅收回约1469万元,尚有约1.05亿元账款未收回。此外,2020年,伯坦科技并未再向东风汽车售出产品,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大客户流失。

另一大客户重庆力帆遭破产清算,按上市公司会计方法,对重庆力帆货款坏账计提约886万元,对其商业票据计提约1728万元,以上减值损失全部反映在伯坦科技净利润上,使其去年全年净利润亏损约2811万元。

如此重大的风险自然影响了伯坦科技的估值。在展鹏科技和伯坦科技两家最初接触时,曾拟定下了8亿元的收购价格,随着坏账减值问题浮现,伯坦科技方面虽同意下调价格,但幅度有限,坚持其自身价格不应低于7.6亿元,而截至2020年6月,伯坦科技经初步审计资产共约4.6亿元,不算近2亿元的负债,伯坦科技的报价也包含约3亿元的溢价空间。结果是,双方最终未达成一致意见,导致收购最终流产。《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致函咨询展鹏科技,但未获回复。

收购背后的“老手”

但是,比双方业务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展鹏科技收购背后的资本迷局。

伯坦科技作为风口企业,一直谋求登陆资本市场大展拳脚,而随着今年以来IPO审核趋严,令不少企业产生“借壳上市”的想法,展鹏科技目前市值约22亿元,规模不大而且股权较为分散,从资本市场来看,这是个良好的“壳”,整合展鹏、伯坦两家的是知名投资公司硅谷天堂。

据《展鹏科技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披露,去年7月6日,展鹏科技实控人金培荣,及大股东常呈建、杨一农等,向宏坦投资转让约1561万股,再加上从其他渠道获得的股权,宏坦投资共持有约1617万股,占总股本的5.53%。同时,股东奚方、丁煜将21.43%委托给宏坦投资,金培荣与另外三名股东放弃11.61%的表决权。如此一来,宏坦投资预计将保有约27%的表决权,成为了展鹏科技控股股东,用仅不到2亿元撬动了这家上市公司。

天眼查显示,宏坦投资于2020年6月刚刚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乃是硅谷天堂为了此次收购“临时”组建的公司主体。

今年1月15日,硅谷天堂方面也发布终止收购公告,称:“标的公司原重要客户之一因自身业务经营与财务状况出现较为严重的问题,直接导致标的公司报告期内应收账款无法收回,产生大额坏账损失,给标的公司业绩和现金流造成较大影响。”

本次交易有明显的“三方交易”特征。近年来,由于借壳上市法规日益完善,上市公司欲凭借自身平台优势“以小吞大”之举愈发艰难,而三方交易成了一些公司绕过审查的“捷径”,即上市公司先通过交易让渡实控权,再由之后的实控人发起收购。

硅谷天堂对此并不生疏。早在2012年,硅谷天堂就通过类似手法,收购海外资产斯太尔,并将其装进了A股上市公司博盈投资,博盈投资也更名为斯太尔。虽然之后,斯太尔因财务造假曝光,乃至“披星戴帽”,但硅谷天堂系的资本早已在限售期解除后及时离场。

本次硅谷天堂虽未达成预期目的,但依旧给公司股价带来不小震荡。展鹏科技于2017年上市,当时股价曾突破18元/股,但自2018年下半年至2020年中期间,其股价基本上在4-7元/股范围内波动。而披露收购计划后,公司股价一路猛涨,一度突破12元/股。如今交易终止,股价再次回落,2月5日收盘价仅为7.30元/股。

展鹏科技股价(来源:同花顺)

股价大幅异动自然躲不过上交所关注。今年1月18日,上交所在给展鹏科技的问询函中,明确要求公司补充内幕信息知情人情况。

展鹏科技在回复函中披露,硅谷天堂经办人徐院凌的母亲徐群英,配偶赵健,以及经办人周旼的配偶姜波,在收购信息披露前后均大量买入公司股票,且“涉及自查主体较多”,“上市公司将进一步进行披露”。

成长空间何在

无论各路资本如何翻云覆雨,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更关心的还是展鹏科技未来的成长空间。从公司财务数据来看,除了主营业务外,未来是否还有新的业务增长点?

从业绩来看,截至2020年三季度,展鹏科技营收达2.78亿元,2018年、2019年,全年营收分别为3.14亿元和3.72亿元,连续两年分别同比上涨12.63%、18.21%;公司净利润约7000万元,此前两年公司净利润分别约7400万元和8640万元,分别同比上涨3.96%、16.74%。

营收和净利润数据虽佳,但毛利率似难以提升。截至去年三季度,公司毛利率为35.33%,虽同比小幅上涨0.68%,但明显不如2016、2017年的42.88%、38.43%的毛利率。

展鹏科技毛利率(来源:同花顺)

真正掣肘展鹏科技发展的问题,还是主营业务过于单一。公司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电梯生产中,如果单看其电梯业务,展鹏科技确实是细分赛道中龙头。在可比公司里,沪宁股份电梯业务毛利率约33.27%;康力电梯约32.59%;远大智能约27.24%,均低于展鹏科技,但是沪宁股份市值约40亿元;康力电梯约46亿元,远大智能约30亿元,三者市值远高于展鹏科技的21亿元。

展鹏科技长期以来的全资子公司仅苏州永昶电机一家,是上市公司电梯配件、电器元件的制造、销售主体。此外另有长期股权投资公司一家,名为无锡邑文电子科技,主营业务为半导体制造研发,并从事相关的批发、进出口活动,从其经营范围看,依旧没有脱离电器元件这个圈子。

展鹏科技对其投资500万元,占股仅3.33%,该公司恐难为展鹏科技外延拓展铺路,对净利润的贡献亦有限。

安信证券李哲预计,展鹏科技2020至2022年营收将分别达到:4.1亿、4.66亿、5.32亿元;净利润分别能达到9600万元、1.07亿元、1.18亿元。不过该预测是在去年8月份做出,当时尚无收购终止之事。

收购计划虽付诸东流,但房地产市场如果回暖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电梯的销量。另外,多地政府推动老旧小区改造,带来新增电梯需求,这对于展鹏科技电梯销售来说也算是一个利好消息。(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ob体育下载网站_点击进入 » 近8亿收购计划搁浅又遭问询 展鹏科技转型路在何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